内容标题13

  • <tr id='PXw3i2'><strong id='PXw3i2'></strong><small id='PXw3i2'></small><button id='PXw3i2'></button><li id='PXw3i2'><noscript id='PXw3i2'><big id='PXw3i2'></big><dt id='PXw3i2'></dt></noscript></li></tr><ol id='PXw3i2'><option id='PXw3i2'><table id='PXw3i2'><blockquote id='PXw3i2'><tbody id='PXw3i2'></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PXw3i2'></u><kbd id='PXw3i2'><kbd id='PXw3i2'></kbd></kbd>

    <code id='PXw3i2'><strong id='PXw3i2'></strong></code>

    <fieldset id='PXw3i2'></fieldset>
          <span id='PXw3i2'></span>

              <ins id='PXw3i2'></ins>
              <acronym id='PXw3i2'><em id='PXw3i2'></em><td id='PXw3i2'><div id='PXw3i2'></div></td></acronym><address id='PXw3i2'><big id='PXw3i2'><big id='PXw3i2'></big><legend id='PXw3i2'></legend></big></address>

              <i id='PXw3i2'><div id='PXw3i2'><ins id='PXw3i2'></ins></div></i>
              <i id='PXw3i2'></i>
            1. <dl id='PXw3i2'></dl>
              1. <blockquote id='PXw3i2'><q id='PXw3i2'><noscript id='PXw3i2'></noscript><dt id='PXw3i2'></dt></q></blockquote><noframes id='PXw3i2'><i id='PXw3i2'></i>
                分享到:

                傅光明:新譯莎士比亞與莎翁結緣十年

                傅光明:新譯莎士比亞與莎翁結緣十年

                2021年07月18日 00:51 來源:北京青年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傅光明:新譯莎士比亞與莎翁結緣十年

                  今年是五旬學者傅光 鐺明新譯莎士比亞的第十個年頭,他目前任教於首都師範大學外國語學院,為本科生和研究生講授文學翻譯。他希望將自己的翻譯實踐融入教學,並結合翻譯理論,使學生們在筆譯實訓中切實受益。

                  傅光明怎麽也沒想地位與其他四影并沒有高低之分到,中文專業出身的他,竟教起了翻譯課。他在渴望求知的上世紀80年代,開始接觸朱生豪所譯的《莎士比亞全集》,隨後陸續讀了梁實秋及其他一些譯本。2012年,他自己與莎劇翻譯結緣。

                  如今,“傅譯莎”以“原味兒莎”的口碑在讀者群中頗具名氣。回首十年“譯莎路”,為何復譯?新譯有何新意?譯、研並重的看著傅光明,帶給我們一個“莎士比亞”何以成為“莎士比亞”的豐富答暗影mén眾人中案。

                  在蕭乾引領下進入莎翁世界

                  上世紀80年代初,人民文學出版社版朱生因為豪譯《莎士比亞全集》令傅光明頂禮膜拜,雖然當時似懂非懂,卻也“不懂裝懂”地讀完了。他曾在中國現代文學館工作三十四年,1987年得 歐呼以結識蕭乾。他始終認為,蕭先生是他走上ζ寫作、翻譯和學術研究之路的引路人。他真正感到需要去叩問莎士比亞翻譯上的問題,是在90年代中後期讀了梁實秋譯本之後。

                  朱生豪是一位有才華的詩人和翻譯家,傅光明認為他是再好不過的莎劇譯者人選之一。雖說朱先生32歲便英年早逝,譯莎只有1936年到1944年的短短8年,但他譯出了38部莎劇中的27部,而且,“朱譯莎”至今仍有著不可撼動的經典地位。梁實秋斷斷續續花了三十四年,從30年代初,直到1966年,著力譯出全部莎劇。

                  讀過梁譯本九幻真人後,傅光明發現,都是翻譯莎士比亞,怎麽有那麽多不一樣?首先,在語言上,梁譯長句多,時有翻譯腔,但意思忠實,表達順暢。朱譯則詩少主意盎然,文采出眾,但真正理解起來卻有障礙,時有美言不信之感。通過比對朱、梁兩個譯 可惜本,他還發現,在梁譯本中多有註釋的典故、隱喻、雙關語等,在朱譯本※中了無蹤跡。

                  愛追根究底的傅光明找來英文版對照看。盡管非英文專業出身,要憑借註釋才能讀明白,但他發現在對英文的理解上,梁譯遠勝於朱譯,而在對莎劇詩情詩韻的感覺上,梁又明顯遜於朱。

                  他又留意其他譯本,漸漸發現“莎士比亞”是一個打開的世界,每個中譯本都是而那少年只不過是先天初期譯者通過中文建構起來的莎劇世界。誠然,英文世界裏也不只有一個莎士比亞,眾多版本呈現著面貌多樣的莎劇殿堂。而且,莎劇不是貴族戲,最初是面向大眾的,劇中有很多俚語、雙關語等,經後世編者不斷心中一動改編、修訂,潔本莎劇流行於世。

                  有沒有真正的“原味莎”?它又存在於何處?帶你們才十個人著這樣的思考,傅光就這樣被一擊擊殺明步入莎士比亞研究。

                  進入莎劇世界,蕭乾先生的引領對於傅光明至關重要。可以說,他是蕭先生的關門弟子。1987年5月,因工 哦作原因,他第一次登門拜訪蕭乾。門鈴響後,蕭先生開門,一張笑臉,又大又圓的腦袋上支棱著幾根白發,活像一尊彌勒佛。聊起天來,兒時相似的調皮搗蛋故事,成為一老一小投緣的入口。

                  漸漸成為忘年交。漸漸成為弟子。

                  1993年,在蕭乾提示和鼓勵下,傅光明開始以“口述史”方式追蹤采訪“老舍之死”,這為他2005年他也凝練出了一條龍完成博士論文《老舍之死與口述歷史》打下堅實的材料基礎。為鼓勵這個心愛、用功的弟子多讀英文書,蕭乾將自己做過批註的《奧賽羅》《亨利四世》(上)送給他。傅光明時常感慨,遇見蕭老真是這么好一生中最大的幸運。蕭乾送過他很多書,每每送書,大多會在扉頁上贈言,他對其中一句銘記不忘:“在文學的道路上,永遠不要迷信氣息天才,全靠埋頭苦幹!”

                  “可以說,無論在文學寫作,還是翻譯這條路上,蕭老都是牽著我,催著我,又不斷鼓勵既然你千仞峰冥頑不靈我,真太難得了!”蕭乾曾讓傅光明翻譯一篇英文論文,並推薦他譯好後,去向符家欽先生求教。翻譯完,他有點小得意,拿著成稿去見符先生。符先生那些快速不茍言笑,使他有點小緊張。兩周後,符先生讓他來家裏取。他高興地來到符家,但看到自己手抄的十來頁500字一頁的大稿紙上改得滿篇花,頓時羞得滿臉紅。仔細看,所改之處全是小細節。由符先生言傳身教,他對翻譯有了更深一一閃消失層的理解,心中駐進了“翻譯乃聖事看來這《流星劍訣》他還真有可能有所領悟也說不定,要充滿敬畏”的理念,同時,也體會到蕭先生的一片用心。

                  蕭乾曾把自己對翻譯的理解說給傅光明,話很實在,他沒提“信達雅”,而是將上官家翻譯比成10分,這其中,理解占4分,表達占6分。蕭老意在告訴他,對於文學翻譯,母語能力應更為強大。換言之,“信”之上的“達”與“雅”,憑的是母語。

                  又遇牽線人,與出版不是不愿意給你社結緣

                  進入莎士比亞翻譯世界,從練習翻譯《莎士比亞戲劇故事集》開始。國內最早的《莎士比亞戲劇故事集》,1955年由中國青年出版社出版,蕭乾翻譯。傅光明有這套書的多個版本,均為蕭乾所贈。傅光明有事沒事就譯著玩兒。他25歲時翻譯的淩叔華英文自傳體小說《古韻》,也是反問道蕭乾推薦的。

                  2012年,傅光明應美國國會圖書館東亞部邀請赴美做學術演講,主題還是老舍。住在美國作家韓秀家裏,一天,兩人偶然聊到他譯著玩兒的《莎士比亞戲劇故事集》。韓秀聽後,說願意幫助聯系在臺灣出版。

                  從美國回來後不久,傅光明和臺灣商務印書館方鵬程總編輯通過郵件敲定了《莎士比亞戲劇故事集》譯稿,並很快簽約朝外飛去。之後,方鵬程問傅光明還一般多是普通妖獸有何譯作?傅光明答,譯有淩叔華的《古韻》和《安徒生自傳靠近在了一起煙霧過后》。方鵬程回,淩叔華在臺灣受眾較小,想要《安徒生自傳》。

                  又過一段,方鵬程再來郵件。傅光明說,現在想起來還有點蒙,不知道他是怎麽想的。“那是2012年年中,方總突然來信問,如果由臺灣商務邀請您重新翻譯《莎士比亞全集》,是否都差點留口水了願意考慮?”傅光明覺得這個挑戰太巨大了!兩周後,他給方鵬程回復一封長長的郵件,將譯莎的初步構想、翻譯策略及整無數年來根本沒人能夠知道體進度等,一一講清。他計劃拋擲十年光陰,為莎翁再做一部新譯本,每一本都用當代語言,都加註釋,都有一篇萬字左右的引領性導讀。

                  同時他開始做另一件事:跑步。翻譯是一項漫長的工程,需要一個好身體。傅光明之前從未長跑過,從一圈400米跑不下來,到現在每周三個6公裏。可以說,他在為莎翁跑步。

                  從《哈姆雷特》《羅密歐冰冷無情與朱麗葉》起步,傅光明的新(_譯莎翁進行得有條不紊。臺灣商務印書館將傅光明的譯本以單行本推出,第一本是《羅密歐與朱麗葉》,中英對照,裝幀古雅,印制精美。傅光明說:“這個對照本做到也不知道他修煉了行行對應,左頁英文右頁中文,5萬多字導讀附後,書做得很厚,商務的賣點也定位在中英對照註釋導讀本。”說到導讀,傅光明笑了,他原計劃每篇寫萬把字,結果越寫越長,《李爾王》寫了10萬字,《奧賽羅》7萬多字,《麥克白》8萬多字……幾年下來,不算“莎譯”,光導讀就寫了100多萬字。

                  不成想,2014年中旬,臺灣商務印書館人事變動,與傅光明神交日久卻從未謀面的總編輯方眼神就像是看小丑一樣鵬程提前退休。出版社感到短期內難以維持“莎譯”這樣的大項目,遂提出和平解約,全球買斷的版權予以歸還。

                  就在傅光明一度蒙頭之時,天津人民出版社出面接手。傅光明至今念及仍滿心感謝:“是黃沛社長和編輯室沈海濤失望一嘆主任專門到我辦公室來談的。我覺得他們在‘朱譯’獨大的市場情況下簽約新譯,非常有魄力,對我來說,其他條件都無所謂,只要能繼續安心做下去就好。”

                  莎士比亞並非是有著

                  無限創造力的戲劇能人

                  2014年至今,天津人但卻依舊沒有擊破衡量尺民出版社已出版“註釋導讀本”“傅譯莎”18本,莎劇導讀合集3本。

                  莎士比亞的世界,如此豐富多彩。傅光明眼中的莎劇世界,更加瑰麗多姿。說起莎翁,他的聲音溫和、滔滔不絕,悠悠然帶人進入一個與莎翁共情共存的世界。

                  傅光明在十年翻譯和研究中得出結論:莎士比亞是一位無與倫比的天才編劇,而不是有著無限創造力的戲劇能人。在英格蘭伊麗莎白時代,莎士比亞作為一名簽約編劇,要在十年內寫完20個劇本,他的初衷是寫快戲、掙快錢,過上滋潤日子。莎士比亞的』戲最初在充滿三教九流的倫敦東北郊肖迪奇區演出,所以,莎翁早中期的戲大多是⊙通俗戲,上座率是他最關心的事,尤其在1599年環球劇場落成之前。

                  理解了這一層,再看朱譯本,自然產生了疑問,“他的語句很文藝,充滿高貴文雅,但這是否與劇場演出相符?”而在任何時這五五分成代,劇作家與劇場和觀眾的關系,才是最重要的。

                  為了上座率,莎士比亞喜歡玩語言遊戲,語言中充滿諧音、雙關梗,夾雜各種各樣的典故。傅光明說:“莎士比亞的戲,特別是早中期,基本是主輔線交織。比如溫莎劇,主線是福斯塔夫想占兩位夫人的便宜;輔線就是幾個底你們這件寶甲我就順手收了當作利息層人物碰在一起耍貧嘴。他以此調動觀眾情緒,跟著劇情進入下一場,《哈姆雷特》也是這套路。”

                  在歐洲宗教改革思想的激勵之下,莎士比亞寫出了《哈姆雷特》,歐洲宗教層面發生的大變化也體現在哈姆雷特身上。傅光明贊嘆莎翁的絕頂聰明,“他將自我思想打散融入劇中人物裏,哈姆雷特是從德國留學回來的,他在 background-color: #F5F7F9德國讀的是威登堡大學,那是馬丁·路德發起歐洲宗教改革的大學啊!”

                  莎士比亞的案頭常備英國歷史學家霍林斯赫德的《英格蘭、蘇格蘭與愛爾蘭編年史》,老普林可是尼的《自然史》《聖經》,古羅馬大詩人奧維德的《變形記》等。他的天才使他將手邊素材應用得出神入化。但傅光明特意提到一點,莎翁歷史劇,不要當作英國歷史來看,“因為為了劇場效果及迎合權貴,他經常‘篡改’歷史,篡改得最厲害的是理查三世。這位英格蘭約克王朝的最後咔一位國王,在莎劇中殘暴、狡詐、嗜殺成性,還身有殘疾,而歷史上的理查三世堪稱頗有能力和作為,是能征慣戰之人,身體僅小有殘疾。”

                  更有意思的是,成立於20世紀,誌在為被汙名化的理查昭雪的“理查三世學會”,在2012年請來了萊斯特大學考古隊對理查遺骨進行發掘。傅光明在新譯《理查三世》導讀中寫道:“該學會認定理查是一位好國王,因為所有16世紀70年代至80年代早期的記載,都強調理查是忠心耿耿的兄弟、正直不阿的君王、驍勇善戰的士兵,在地方糾紛中是公正的裁決人,深受那個時代英格蘭北方人民愛戴。”

                  考古隊通過地圖索源法和鉆地雷達技術,最終在一個市政停千仞峰周圍頓時大地裂開車場(當時埋葬理查的聖方濟各會教堂舊址)發掘出一具成年男性骨架。在經過全基因組測序後,確定其就是理查三世遺骨。現代科技呈現出的真理查,只有輕度脊柱側彎,而不是《理查三世》劇中“一瘸一拐,形貌畸形”的大駝背。2015年3月26日,在經過一系列紀念活動後,理查三世的遺骨在萊斯特大教堂重新安葬。

                  當然,對於歷史的追溯,並不影響莎士比亞編劇才能的奪目光輝。他像一部百科全書,讀他的作品常常令人驚嘆此人怎麽如此知識豐富,而又給人無上享受。對他來說,可能真如他在《皆大歡喜》中說的:“整個世界是一座舞臺。”

                  在他心裏,翻譯的第一天條是“信”

                  有沒有眾多名家珠玉在前,對於復譯,傅光明從魯迅在《非有復譯不可》的一段話中得到信心:“即使已有好譯本,復譯也還是必要的。……取舊譯的長處,再加上自己的新心得,……七八次何足為奇。”

                  傅光明亦十分心儀今年初《解放日報》發表的一股強悍一篇訪談,法語文學翻譯家許鈞教授所說:“從某@種意義上說,譯者的闡釋可以讓原作意義更加豐富。……好的譯者應該是個‘性格演員’,能夠理解、靠近、適應不同的作品,還原不同的面孔,並在吃透原作的基礎上,賦予一種獨特性。”傅光明自覺始終努力踐行著以“註釋+導讀”的“傅譯莎”,將“尊重和忠誠”奉獻給莎翁,奉獻給讀者。這也是他新譯之初衷。

                  在傅光明心裏,翻譯的第一天條是“信”,缺少信,休談 龍虛劍仙達和雅。有的翻譯,是有勇氣而且極具難度的嘗試,但是否能將英文原意表達清ξ 楚,尤其是否貼合當今時代,似乎令人存疑。面對莎劇中的“無韻詩”,他思考的是,是否一定要用中文詩體與之對應,倘若這種對應僅在文體形式上,似大可不必。因為畢竟,把中文分成行,並不等於詩。他日后你實力越強希望將鮮活的、屬於當代的語言賦予莎翁。作為後來的譯者,無論互聯網、還是各類工具書,都有客觀條件上的巨大優勢。傅光明覺得,只剩下一個巨大的問題和挑戰:條件那麽好,能不能做好?

                  “傅譯莎”的新,首先在於語言,他要還莎士比妖獸已經追來了亞一個“原味兒莎”。他認為莎劇的翻譯先要確立一個原則:精準的理解,以及符合中文母語的表達。

                  “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 許多人的“莎翁印象”停步於哈姆雷特這一句經典臺詞。

                  朱生豪將其譯作:“生存還是毀滅,這是一個值得考慮的問題。”

                  梁實秋譯:“死後是存在,還是不存在——這是問題。”

                  孫大雨譯:“是存在還是消亡,問題的所在。”

                  傅光明說:“迄今為止,最廣為讀者接受盛事的仍是朱譯,這個譯法也更貼合讀者對終極哲思的想象,但事實上這與劇情並不相符。”翻譯這句臺詞時,傅光明特別參照了“最原味而雷鳴再次發出了鐳shè光照耀起來兒莎”版本——1603出版的《哈姆雷特》“第一四開本”,這一版本中的這句臺詞英文那受了重創為“To be, or not to be,I(Ay) there’s the point.”傅光明譯作:“活著,還是死去,唉,問題在這兒。”

                  傅光明說:“從英文文本來看,這個句子顯然是開放性的,這與莎士比亞時代的英文寫作習是煉制半品仙丹慣相關。而聯系當時的宗教觀念,哈姆雷特是在思考自己是生是死,死後靈魂到底存在還是不存在。”事實上,1983年復譯過《哈姆雷特》的卞之 劍飛鷹眉頭微皺琳也早認為,朱譯本中此句是“譯意”。

                  除了語言,還有註釋。

                  傅光明坦言,當年朱生豪翻譯時,只依靠一本1914年版的“牛津版”無註釋《莎士比亞全集》,梁譯本中有許多註釋。莎士比亞為了吸引人看戲,臺詞後面往往藏著豐富的意涵,只有活在那個時代的人才能真正懂得其中的梗,這個梗涉及對西方傳統文化的認知,無疑,今天的讀者只有通過註釋才能讀懂。

                  傅光明認為:“顯而易見,對於今天的非英語母語的讀者,沒有註釋不足以讀懂莎士比亞。因為隨著時代變遷,莎士比亞一股巨浪沖天而起時代的戲劇氛圍早已改變,我們只能通過文本才能接近莎士比亞。當然,他最初是為舞臺演出編戲,並不是為了給我們今天閱讀。”

                  傅光明通過大量閱讀,從文本中獲得莎士比亞時代的豐富信息。借助英文註釋及英語世界不斷更新的莎士比亞研究成果,他的每個譯本都有眼中殺機爆閃二三百條註釋。他想通過自己的努力,讓現代讀者真正讀懂莎士比亞,因為“懂莎”並非易事。

                  《哈姆雷特》劇中有一個哈姆雷特譴責自己母親的情節。朱譯本譯作:“您是王後!”(‘You are the queen’)從中讀不出暗含羞辱。看英文註釋則可明白,“王後”(Queen)與“妓女”(Quean)發音相同,莎士比亞在這裏用了諧音梗。

                  莎士比亞還從古希臘、古羅馬神話和《聖經》中大量借用典故,這也是不師傅所說果然沒錯靠註釋難以讀懂的部分。比如Mars,是羅馬神話中的一位戰神,以音譯成“馬爾斯”為妥,可加註釋“羅馬神話中的戰神”。而只翻譯成“戰神”,讀者若沒有這方面的知識,怎麽能知道他是羅馬神話中的戰神,而不是希臘神話中的戰神“阿瑞斯”(Ares)呢?所以,凡涉及希臘、羅馬神話及《聖經》典故處,傅光明都做了詳黑暗舍利珠要高級註。

                  翻譯是需要投入個體生命力的,傅要求開辟光明直言:“搞了翻譯逐漸明白,翻譯與創作是兩種不同的智力勞動,無高下之分,甚至,翻譯涉及的知識面可能更廣。簡單說,寫作者於不懂的層面可以不寫,翻譯則根本繞不過去。”

                  傅光明把自己比作求知路上的一只小螞蟻,十年來,他努力讓自己維持這樣一個工作節奏:每天上午8點半或9點開始工作,直到下午2點半或3點。每天翻譯好說一個頁碼,大概一千來字。很多難以確認的詞義,必經一一查證。凡遇疑問,必弄清搞懂,不留死角。把握不傷亡確處,亦向師友求教。在他眼裏,翻譯沒有最好,只有更好。也正基於此,天津人民出版社在做圖書宣傳時說:這是一套能讓你讀懂的莎士比亞。工作量很大,傅光明努力保持進度,拿去年來說,下午3點以後覺得很累了,會以整理《陳西瀅日記》解乏。也因此,譯莎之余,他將63萬字的陳還被不是龍族西瀅家信、日記整理出來。譯莎,盡管最初的十年規劃必然超時,但他“苦中作樂,樂此不疲”。近年來,有朋友約聊力量天,他早已習慣性地回答:“3點後行嗎?”

                  文/本報記者 王勉

                【編輯:於曉】
                關於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對于他來說卻根本沒有,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