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标题13

  • <tr id='8ENBuW'><strong id='8ENBuW'></strong><small id='8ENBuW'></small><button id='8ENBuW'></button><li id='8ENBuW'><noscript id='8ENBuW'><big id='8ENBuW'></big><dt id='8ENBuW'></dt></noscript></li></tr><ol id='8ENBuW'><option id='8ENBuW'><table id='8ENBuW'><blockquote id='8ENBuW'><tbody id='8ENBuW'></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8ENBuW'></u><kbd id='8ENBuW'><kbd id='8ENBuW'></kbd></kbd>

    <code id='8ENBuW'><strong id='8ENBuW'></strong></code>

    <fieldset id='8ENBuW'></fieldset>
          <span id='8ENBuW'></span>

              <ins id='8ENBuW'></ins>
              <acronym id='8ENBuW'><em id='8ENBuW'></em><td id='8ENBuW'><div id='8ENBuW'></div></td></acronym><address id='8ENBuW'><big id='8ENBuW'><big id='8ENBuW'></big><legend id='8ENBuW'></legend></big></address>

              <i id='8ENBuW'><div id='8ENBuW'><ins id='8ENBuW'></ins></div></i>
              <i id='8ENBuW'></i>
            1. <dl id='8ENBuW'></dl>
              1. <blockquote id='8ENBuW'><q id='8ENBuW'><noscript id='8ENBuW'></noscript><dt id='8ENBuW'></dt></q></blockquote><noframes id='8ENBuW'><i id='8ENBuW'></i>
                分享到:

                懶惰?不思進取?發作性睡病患者的人生被迫“躺平”

                懶惰?不思進取?發作性睡病患者的人生被迫“躺平”

                2021年07月14日 06:02 來源:中國青年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被迫“躺平”的人生

                  困意隨時會襲來,可能╲在吃飯時、上廁所時,甚至是跑步時。有人在夢境中把貨車開進河溝,有人在車間突然睡著,被車床切掉手指。

                  能夠調節睡眠和覺№醒周期的下丘腦分」泌素缺乏,是發生在身體內的第一個變化,接著,就像多米諾骨牌的倒下,他們的生活開始變得不受控制——白天會出現無法遏制的〓睡眠,晚上被接連不斷的噩︻夢驚醒。

                  他們患上的疾病,被稱為發作性︼睡病。目前人類已知的睡眠障礙疾病有90多種,發作性睡病↓是其中之一。和常人不同,他們只花幾分鐘甚至幾秒就能入睡,入睡後也並非先出現非夢境睡眠、再出現夢境睡眠,而是從清醒直接跳進夢裏。有人形容,白天“秒睡”時像“感官自動ξ 關機”,有人形容自己無意識的狀態“像僵屍”。有時夢境就是上一秒真實環境的延伸,噩夢異常真實,是摸得著的恐怖。

                  把他們猛然√淹沒的困意,平均每三四個小時就會出現一次。到了晚上,噩夢和尖叫、冷汗、淚水』一起到來,有時渾身無法動彈,“身體和心臟都像被濕毛巾裹住”。有些學生會在考試前的晚上吃安眠藥,白天吃興奮劑。

                  目前尚無關於發◇作性睡病權威的全球統計數據,據美國一個發作性睡病公益組織推算,全球約有300萬人被這一無法那我根治、病因不明的睡眠障礙困擾。按照0.02%的★人群發病率計算,我國約有70萬患者,但目前只有不到5000人確診,患者多出現日間嗜睡、睡眠癱瘓、睡眠幻覺、猝倒發作這四種典型癥狀。

                  由▓於睡眠質量差,患者▓往往需要把更多時間花在睡覺上。一位高三的患者說╳,同學每晚都學到淩晨一兩點,而她只能晚上11點準時在卐焦慮中爬上床。午飯結束,一位推銷員在卐同事都對著電腦沖業績時,不得不趴在桌上睡午覺,否則下存在午會在老板眼前不受控地垂下腦袋。

                  他們有時會被貼上“懶惰”“不思進取”的標簽。鮮有人知道,是“愛睡覺”這種病讓他們失去了努∮力的機會。一位患者這樣總結:“得了富貴病,沒有富貴命。”有Ψ 人把自己比作動畫片裏想學學不好、做事老出醜、被※朋友欺負、被母親責罵的大雄,“我就是大雄,但是我沒有哆啦A夢,也沒有靜香。”

                  崩塌

                  困意襲來時,和身體本能鬥爭的痛苦常人難以理解。發作性睡病患者的主觀體驗和睡眠剝奪相似,一位父親為了理解患病的兒子,曾經三天三夜不睡覺。接受中青▅報·中青網記者采訪時他回憶,那時自己的意識“只能控制身體的20%”,走路無法走直線,分不清♂白天還是黑夜,“半邊臉都被抽腫了還是迷糊的”。

                  中華醫學會神經病學分會發布的《中國發♂作性睡病診斷與治療指南》中提到,發作性睡病高發年齡段為8-12歲,它會讓上一秒在課上積極回答問題的孩子,下一秒就鼾聲大作。困意常在註意力高度集中時襲來,夢境比合眼到得還要早。

                  一位患者回憶自己上∞學時的無奈:一睜眼,黑板上的字①全換了。為了保持清醒,他們在上課時“哪兒疼掐哪就牢房你能在他体内灌入一丝力量兒”,有人拿圓規把自己“紮成篩子”,有人用小夾子夾自己▂,醒來發現小拇指頭都夾黑了。全都沒用。

                  睡眠周期崩塌後,生活的不便接踵而至。出行是最容易發生尷尬的時候,乘公交地鐵時,他們ζ 不敢坐下,害怕精神一放松㊣,一不留神就會睡著坐過∑站。有男患者不小心倒♀在別人身上,直接被大嘴巴子呼醒;有人因為突然睡著手♀機一次次掉落,鋼化膜摔碎了都懶得換新的。

                  睡眠與覺醒「轉換功能障礙誘發的猝倒也會影響患者的生活質量,他們會在大笑、憤怒等情緒下出現局部骨骼肌無力,輕者面肌▼松弛,重者癱倒在地。一位女患者在患病前愛美,愛開玩笑,“到哪兒都是中心”。現在她○不敢走進人群,不再開心地大笑←。有位母親不敢抱女兒,怕一激動把孩子摔地←上。害怕和女兒玩捉迷藏,“一開心就@ 腿軟,會在她面前倒下。”

                  多數患者習慣了獨來獨往。幼年患者在猝倒時會反復摸嘴唇、吐舌頭、碾壓手指,在學校裏免不了成為異︽類。到了中學階段,由於上課下課都在睡︾覺,他們很難有正常的社交。因為約會、打電話都會突然“消失”,有人在分手時被控訴最多的〖是“懶散”“沒有責任心〗”。

                  一位患♀者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他曾在同事追問下說出犯困的原╲因,結果得到“看動物園裏動物一樣的眼神”。大部分時候,他們會用頸椎病、失眠、大腦供血◣不足中的任意一個遮掩過去。

                  從初中出現癥狀到現在,28歲的鄭坤學會了閉¤嘴。領導總對他說,“像你這麽¤大,我要打好幾份工,根本沒時』間睡覺。態度不好就滾蛋这九九雷劫。”剛畢業那會兒,他會︻直接說“老子不幹了”。“現在不會了,工作不好找啊。”他只會低著頭◣對老板說,“對對,我註意。”

                  註意也沒用。患者白天必須定時小睡以維持╳清醒,但有次在外面跑業務,鄭坤咬咬牙☆沒午休。下午準備過馬路的時候突然沒了意識,耳邊響起近在咫■尺的剎車聲,一擡頭』發現對面是紅燈,自己站在馬路中央。

                  他不會』告訴朋友自己的病,因為這些年來,聽他講過的朋友眼裏多是懷疑,嘴裏多是羨慕。比起他,因為焦慮失眠的朋友能收獲更多的同情。“別低頭,皇冠會掉,別傾訴,朋友會笑。”他略帶無奈地引用網上的段子。

                  患者們先迷失在比常人多幾倍的夢裏,再迷失在周圍人的負面評價裏,有人形容這個過程“像在無垠的雪地不停地往下陷落”。在知乎上,一個有關發作性睡病的問答下,最高贊留言寫道:“這個病考驗的是心理素質。”

                  彎路

                  如果無法確▃診,患者將一直困在自我懷疑和自我責備中。22歲的周偉剛剛完成函授本科。他初№中時發病,成績從班裏前十跌到倒數第十,沒№考上高中,上了中專。他在去年★才確診,“要是早知道這是病,早點吃上藥,我可能現在就在大學校園裏了。”

                  《中國發作性睡病▲診斷與治療指南》中的統計數據顯示,發作性睡病發病到確診卐要2-10年。北京大學人民醫院睡眠中心主任韓芳見過太多被誤診的患者。除睡眠專科醫生之外,其他科■室的醫生缺乏相關專業培訓,難以在早期確診這一罕見疾病。

                  很多人之前做過腦電波檢查、血液檢查、腿部肌肉測※試、人格測試→等“從頭到腳”的檢查,但被判斷為一切㊣ 正常。由於猝倒時產生局部肌無力,有人入睡前總出現恐㊣ 怖幻覺,癲癇、抑郁癥、精神分裂癥也常見於部分患者早期的診斷中。

                  一位52歲的患者被當成抑郁癥治了6年,吃了10多種藥,去年一次體〗檢,查出肝功能5項不合格,醫生說是藥物中毒。但因為劑量吃↑得大,已經形成藥物依賴,“不吃就走不↑動路”,她只能加上護肝的藥一起吃。直到在電視上看★到有關發作性睡病的新聞,才決定去睡眠科做個】檢查。做完多導睡眠監測和多次小睡潛伏期試驗,她被確診為發作性】睡病。

                  地方醫院對發作性睡病診斷率較低,大部分患者都是△通過查找資料“自我診斷”。一位高中生發現自己上課下課都會困,喝風油精也沒用,上網一查,心裏隱約覺得是發作性睡病。但縣裏醫院說是抑△郁癥、市裏醫院說是癲癇,家人請的道」士說她是被“附體”,一口“神水”噴在她臉上。她懇求家人帶她『到上海的大醫院,“那是〓我最後一次機會”。在那裏,她的判斷被證實是對的。

                  有些〖人壓抑了更久。一位母親曾帶著20多歲↘的兒子來找韓芳,兒子已經被當作◎精神分裂癥治療了5年。兒子心底一你们不是被bī无奈直不承認,但母親不相信他的話。問診時聽見母◤親說自己是精神分裂,堆積的憤◥怒突然爆發,掄著拳頭就往母親腦⊙袋上砸。

                  北京大學人民醫院門診樓5層ζ 特需門診前,家屬們翻動著各■種檢測報告單和繳費單,腋下文件夾裏厚♀厚一沓診斷結果記錄著【為孩子奔走的足跡。韓芳安撫過很多因為擔心孩子學習焦頭呼爛額的家屬,“過分希望除根,渴望所謂特效藥,容易被網上各@種虛假信息欺騙。”有家長在10年裏碰見不下10個騙子,“只要說能治好,我就去試。”

                  即□便過了確診這一關,治療是患者面前的另一座大山。發□作性睡病會終身伴隨,現有藥物只能緩解最影響患者生活的嗜睡和猝倒○癥狀,想維持正常生活需要長期服用。這些藥物屬於國家一類管制精神藥物,一次只能開7天的量,每次開藥都要找有處方權的醫生掛號。

                  一位新疆的單親媽媽因為四處投醫“欠了一屁股債”,跑遍新疆的醫院無果,來到北京才ㄨ確診。每次開藥都坐ξ 三天三夜的火車到北京,她要靠做房產中介還債,掙□ 孩子的學費和醫藥費。她大部分時間都要工作,只能托人↑幫忙掛號帶藥,一次300元,相當於一盒藥的價錢。

                  韓芳認為,“無藥可用”也是診療難以規範化的原因。中國大陸尚未正式批準任何藥物用於治療發作性睡病,十幾年來只有那幾種促覺醒類藥物和抗抑郁類藥物能用於治療◣,有些醫院難下診斷、謹慎開藥,也是因為超適應癥用藥存在較大風險。

                  中國睡眠研究會常務理事、北京宣武醫院神經內科◣主任醫師詹淑琴從2005年開始接觸※發作性睡病患者∩,她認為,如果能早期發現、早期治療,大部分患者能※夠恢復正常生活的七八成。除了藥物幹預,她♂建議患者經常運動,白天固定時間主動小睡,建立良好的作≡息規律。

                  她認為對病人的診斷和幹預也要走出醫院。患者回歸社↓會面臨的心理問題,是廣大社會工作者需要關註的。有位31歲的患↓者找不到工作,不愛出門,買彩票、打遊戲透支了家裏銀行卡▅。55歲的母親不敢想以後▆,“我死都不瞑目啊”。

                  家庭是為患者提供心理支持的第一站。有患者因為父親覺得自╳己意誌力不夠,和父親見面就動手,3年沒在一火红色剑光猛然碰撞起生活過。有家屬一看見孩子睡就大力把她拍醒,對別人說,“我每次看她睡覺,都想狠狠揍她。”在這些家屬〇眼裏,孩子的異常都可以總結為“不聽話”,不能『和別人提,提了“傷自尊”。詹淑琴有時感覺自己不是在治療一個病,“是在治療一◆個家庭”。

                  34歲的王明出來打工後①,沒再主動給父親打過電話,一打電話就吵①。有次他在家裏坐著睡著了,父親問“你怎麽不忍著?”王明指№出以前父親闌尾炎,打了麻藥還喊疼,“你當時怎麽不忍著?”父親一臉理直氣壯⌒ 說,“我那是病,你這算什麽?”

                  3年前,王明加▃入一個⌒ 708人的QQ病友群,後來退出了,因為看剑气不慣群裏“預期太高”的家長。“他們不停地折騰,什麽針灸、拜佛,各種稀奇古怪的都要試一試”,身為患者∑的他光是看著,身上壓力陡然增大,“他們就沒從心底接受這是病,是治不好的病。”

                  被躺平

                  對患者的誤解從家庭向外蔓延。網名“天空”的患者家屬是一個QQ病友ξ群的群主,13年來接觸過1200個病患及家屬▼,其中有很多因為老打瞌睡被學校退學的孩子,“人家就說你孩子不適合我們學▽校,你能咋辦?”

                  周偉上初中時,老師經常給他家長打電話說他“學習態度不好”,一次班主任找家長談話後,他休學了半年,沒能繼續學♀業。年輕時他還有些水元波不由低声哼道不服,去年確診後,他覺得〗自己“變喪了”。檢查結果〗顯示,他下丘腦︾分泌素的量是正常人的十分之一,吃藥也不可能較好地恢復。

                  “只能躺平。”初中後︾他就開始封閉自己,“也是一種惡性循環。你犯困,同學家長不理你,你內心軟弱、不想和人充其量也不过在中等罢了接觸,越來越宅,只能睡覺。到後來這個病變成自我放棄的借口了。”

                  他剛丟掉一份倉庫管理員的工作。之前為了不讓老板發現,他只能在推著車進倉『庫的途中瞇一會兒,或者靠在倉庫裏的架子上,裝作找東西。“讓我睡5分鐘就好”,但這5分鐘毀了他通灵大仙眼中充满了坚定的飯碗。

                  美國2018年的一項調查研究顯示,每4個發作性睡病々患者中就有1個曾因嗜睡問題被解雇或降職,68%的患者表々示周圍人並不認為他們患有疾病。

                  王明發病以來換了十幾次工作。他曾在東莞的假發生產線上拿著燙板加工假發,後來因為∮總是睡著,手上被燙了好幾個疤。離開東莞那天,他在出租車上又垂下腦袋,被司機▂叫醒時大腦還是懵的,手機、錢包、病例全落在車上就︽匆匆下了車。現在王明只能在家鄉的小廠幹,老板好說◤話,不會罵他懶,但工↑廠效益不好,去年10月到現在的工資還沒發。

                  在病友群裏,他發現很多病友是因病輟學去打工,卻被不斷辭退,其中包括外賣小哥、流水〓線工人、貨車司機等體力勞動工作者。有人因為在工作中睡著摔斷胳膊、切掉手指,只能換個地方繼續幹。有的病情嚴重的群友要靠撿∩破爛、啃老養活自ω己。

                  王明形容大家是“啞巴吃黃□連”,老板攆人,一句“完不成任務量”就能堵住※他們的嘴。“等←我有錢了,我要拍一部《我不是睡神》。”他在QQ群裏說。

                  發作性睡病患者組織“覺主家”負責人暴敏冬是一名患者,也是▅一位母親。雖然女兒有時會№不滿媽媽老睡覺,不能陪←她玩,但女兒總會在媽媽睡覺時給她★蓋上被子。女兒知道媽媽生病了,很累,“她眼裏沒有什麽該是☆病,什麽不該是病。”

                  她做過保險顧問,見客戶前,她要提前到約定地點趴著睡會兒,走後,她還要趴著補覺,“不然咖啡廳都走不出”。很多患者都會在重要活動前╲睡上一個小時,“但在我做這些規劃時,它已經在影響我的生活了。如果我是一個正常人,我不用為怕睡著◣而提前做準備。”

                  “我們→就業面非常非常窄”,病友群裏大家的共識是不要從事高危險性、高集中度、高精→確性的工作。群主天空的兒子喜歡艦艇,但他※知道兒子不能當兵。他給兒子規劃的大學專業是設計類和藝術類,“彈鋼琴就挺好,至少睡著了還有肌肉記憶。”

                  群裏一位遼寧︻農村的家長每天打三份工,為了賺錢給高︻一的孩子報一對一補課班,“不管多臟多→累,給錢多就行。” 她看著群裏成年患脸色顿时变了者不停地換工作,不希望孩子未來和他們一樣,沒有選擇的權利,“就想讓他考上大學。”

                  上課跟不上進度,孩子哭,她也跟著哭。晚上孩子寫作業,她看著孩子在演算本上寫出答案,往卷子上抄的瞬間筆掉了。孩子又睡著〖了。她又哭了。

                  天空把QQ群起名叫“湛藍的天〖空”,因為一次給孩子煎中藥,看著藍色火焰,他想撐起一片藍天,讓兒子像小鳥一樣自由飛翔。但想起兒子三分之一的時間都被這個病偷走,他在心裏問自己,兒子何時能自由?

                  真正的自由出現在真正被理解時。暴敏※冬每次去各地組織公益論壇,都會開線下的病友見面會。他們在一起分享睡覺的痛苦,談論自己做了什麽稀奇的夢,即使有人哈欠※連天、臉上的肌↙肉耷拉下來,也不會有人側目。有人還提議會後找◥個地方,集體趴著睡一會兒。她覺得這種陪ω 伴普通人也能做到,“只需要在他睡著的時候,陪著他,保護他,信任他。”

                  (文中鄭坤、王明、周偉為化名)

                  中青報·中青網見習記者 焦晶嫻 來源:中國青年報

                【編輯:王詩堯】

                健康新聞精選:

                關於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